生态变好 虎豹归来(追梦)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10-04 11:17

  珲春林区拍摄到的东北豹。

  郎建民和同事正监测东北虎走向。

  郎建民和同事在监测点查看红外相机。
  资料图片

  老爷岭顶峰风光。
  人民视觉

  编者按:据相关部门调查监测显示,吉林省野生东北虎、东北豹数量已由1998年的4—6只和3—5只分别增加到27只和42只以上,包括多个东北虎家庭和东北豹家庭。随着我国生态保护力度的加大,虎啸山林、豹走青川的景象悄然再现。莽莽东北林海正成为野生动物的家园,也留下了山林守护者们奋力跋涉的足迹。近日,记者走进珲春自然保护区,听守护者讲述他们与虎豹间惊心动魄又感人至深的故事。

     

  7只,9只,11只……虎豹就这样一点点多起来。从吉林省珲春自然保护区筹建至今,管理局科研中心主任郎建民干了18年,见证了保护区生态恢复,虎豹归来。

  2017年8月,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局正式挂牌,随后吉林片区6个区域管理局也挂牌设立,东北虎豹国家公园管理体制正式建立并开始运行。

  国家对虎豹保护的力度持续加大,一线虎豹守护者见证了哪些变化呢?

  “你是老虎亲爹,咋能吃你”

  “那种悲痛一直在心里,催促我为这些生命做点啥。”保护区刚成立,郎建民就被派去陪护一只受伤的老虎,不幸的是7天后眼睁睁看着老虎死去。当时对老虎保护一无所知的郎建民内心被深深刺痛。“那家伙真漂亮,却被猎套弄伤而死。”

  保护区刚成立时,大家连山上有几只老虎都不清楚。郎建民开始参与野外调查,摸清家底。“那时没有红外相机等设备。老虎也少,巡遍山里也不见老虎脚印。”

  如今,郎建民成了保护区最老的前辈、虎豹研究的专家。保护区的老虎也多了起来。森林植被迅速恢复,梅花鹿、野猪、狍子等越来越多,老虎“闻着味”就来了。

  “这是进了虎窝吗?”去年冬天,郎建民和同事跟踪一只雄虎,起初跟的是一趟直线脚印,随后发现脚印变乱,“大大小小,新旧不一,还有打滚的痕迹。”再往前,一串东北虎刚刚走过的足迹,横向切断了他们跟踪的路径。“这是在警告咱们,不能往前了。”郎建民根据经验判断告诉大家。果然,折返没200米,他们就发现一只雌虎带着3只幼虎活动的足迹,不远处还有另外一只雌虎折回踱步的脚印。

  曾和老虎相距几米对视,也曾同时发现6只老虎的足迹。每次虎口逃生,郎建民既怕又喜。“老虎咋不把你吃了呢?”“你是老虎亲爹,咋能吃你?”“这么多年,跑遍了珲春林区有虎豹的山沟,这些虎豹熟悉郎爷的味道胜过野猪和狍子。”同事们调侃起郎建民,总是止不住嘴。

  “同来同回,同生共死”

  “停,建民,别动。”巡山途中,高大斌喊住前行的郎建民,随后拿着手中的树棍,往雪地里戳一下,往前走一步。

  “砰”,随着一声刺耳的声响,雪从地面弹起又落下,半米大的铁夹子,已经牢牢夹住木棍。“这要是腿,就废里面了。”郎建民惊出一身汗。

  野生资源保护处的高大斌也是巡山的一把好手。“发现附近两棵不大的树有被放倒的痕迹。”高大斌说,在山里,丝毫不能放松警觉,被放倒的树要么是人为,要么是熊,都暗藏危险。

  “到了山里,大家就是以命相托的兄弟。”18年来,郎建民深有感触。

  在做有蹄类大样方调查中,郎建民和比他小7岁的李勇一组进行测量,郎建民一定要给新同志“打个样”。“选定有蹄类动物频繁出没的区域,5个队平行直走5公里,进行观测记录,左右偏差不能超出100米。”郎建民说,遇水过水,遇崖攀岩。这次郎建民和李勇遇上了有90米高的山崖,接近垂直。

  “上不上?”“上。”只简短询问,郎建民就动身攀岩。紧随郎建民的李勇却发现情况不妙。郎建民右脚踩在小树干上,左脚悬空,左手要够前方的树干,却差了一掌的距离,全身的重量压在右腿上,已经开始发抖。话都没顾上说,李勇在后面玩命似地“蹿”上来,生生把郎建民拽了上去。

  “你咋比那老虎还虎。”爬上山崖,郎建民却火了。“我有选择吗?同来同回,同生共死!”李勇不容分说地怼了回去。郎建民沉默了。事后回忆起,他淡然地说:“每次脱险,都想着下次再也不干了,真保不齐哪天出事。可是每次都管不住自己。”

  “保护老虎的人更重要”

  今年4月份在山里换相机时,郎建民让徒弟高宇停下脚步仔细听。

  “师傅,是啥?”“没事,野猪。”郎建民故作镇静地说。他拧开喷火桶的盖子,把拉环套在手指上,静静观察一会,又带着高宇走出200多米后才把喷火桶拧好。

  “师傅,究竟是啥?”高宇沉不住气,打破沉默问道。

  “老虎。”“啊,那您咋不早说。”“我一说,你撒腿跑,刺激了老虎攻击欲。我咋办?”郎建民吼了一声。

  “眼观六路,耳听八方。”在郎建民看来,巡山护虎搞研究,有理论知识、科研能力,更得有跑山的经验和队员间默契的配合。

  看虎豹脚印辨别公母和足印留下的时间;识别气味,判断虎豹在山里行动路线;查看周边环境,判断猎套和猎夹隐藏的位置……郎建民和巡护的同事们跟专家和老猎人学,向书本里钻,在山里一步步琢磨。

  “260台相机,130个点位,拍虎豹65%成功率。”在内行人看来,郎建民是寻找虎豹的“神算子”。

  “51岁了。”郎建民一声叹息,谈起身边的老伙计,迟庆伟滑膜炎,高大斌腿上肌肉拉伤,薛延刚腰椎间盘突出……跑山,越来越跑不动了。

  冬天巡山,在没膝盖的雪地里跋涉,为红外相机换电池、储存卡,跟踪可疑脚印满山找猎户,跟踪虎豹踪迹,收集粪便检测健康状况……在山里,郎建民和老伙计们一走就是一整天,身上带的矿泉水都变成了冰坨,在石头上敲打后,把碎冰含在嘴里“喝水”。

  “苦和累都不算啥,关键是看对这片山林有没有感情。”郎建民说。

  “如今虎豹保护的成果,是一代人辛苦走出来的事业。未来还需要几代人努力走下去。”郎建民深有感触,“保护老虎重要,保护老虎的人,才更重要。”

  郎建民对徒弟“夸下海口”,“我10多年跑山的经验,3年教给你们,你们不超过我,就是我当师傅的失败。”

     

  小贴士

  东北虎豹国家公园位于吉林、黑龙江两省交界的老爷岭南部区域,总面积1.46万平方公里,其中吉林省片区占71%,黑龙江片区占29%。该园区是我国东北虎豹种类数量最多、活动最频繁、最重要的定居和繁育区域。


  《 人民日报 》( 2018年10月04日 07 版)

(责编:冯粒、袁勃)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