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群魔鬼正在为儿童制作恐怖真人秀】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1-27 02:33

住在曼哈顿的母亲卡洛斯在YouTube儿童频道为5岁女儿挑选节目时,一个以小丑面容为封面的诡异视频引起了她的注意。

一个戴着诡异面具的小丑将手电筒灯光打在面具下,压低嗓音怂恿小女孩去打开一个装满蜘蛛的盒子。

在成人看来这就是一个怪异打扮的人在做一些看来匪夷所思的事情

坐在卡洛斯身边的女儿并没有表现出不安,反而学习小丑的动作,一边将手臂伸向卡洛斯,一边嘟囔着“clown is coming”。

面对女儿的笑脸卡洛斯感受到了深入骨髓的恐惧。

小丑出现了,可是在这些故事里,没有蝙蝠

这个名叫toy freak的系列剧由一个叫Chism的博主拍摄,在大部分视频的开始,他会将自己打扮成小丑并预先设计好剧情。当幼龄演员配合他演到惊悚片段时,他会放大镜头前转瞬即逝的恐惧,并声称这属于摇篮中的昆汀艺术。

冲击的色彩与猎奇的内容获取了大量儿童的点击,Chism的视频不断出现在YouTube的推荐首页上,根据YouTube上的统计,Toy freak的视频播放量总和已经到达70亿次,在YouTube的排行总榜上排名第63位,截止11月关闭他的专栏前chism已经拥有850万的订阅用户。

植入在别人童年的意识,你不知道哪一天这些邪恶的片段就会生根发芽

互联网链接到哪里,toy freak的触手就蔓延到哪里。YouTube中有专门收纳类似视频的超级英雄频道,长期占据热门榜单上的第四位,平均点击量超过100万。

统一的画风、冲击的人物形象与诡异的内容充斥着诸多共性,外媒对这类视频统一归类称为Elsagate(因主角多为冰雪奇缘里的Elsa)。

令人不适的内容引发了征讨者的批斗,两个月后卡洛斯再次搜索toy freak时,本已被封的视频经由其他发布者的名下再次浮出水面。

卡洛斯表示:“我姐姐有两个女儿,她们也经常在YouTube上看视频。而父母通常只是让孩子们自己去寻找这类东西,我难以想象这种视频的泛滥会对她们俩造成什么样的影响。”

toy freak依旧在Youtobe上存在,在新发布的视频下网友评论:“我的噩梦回来了”,“我想知道孩子们的母亲在哪”

实际上频道的封杀对赚足了本钱的chism并没有造成太大的影响。

在Youtube上的每千次浏览都能给视频上传者带来0.8美金的收益,领头人toy freak的频道除去成本可以达到近838,300美元至1340万美元的收益。

没有特殊要求的拍摄环境与低廉的拍摄成本,让想要发财的偷鸡者们跃跃欲试尽管YouTube通过封杀chism表明了态度,但一部分人的道德根本没有办法阻止另一部分人的利益。

从toy freak的缔造者chism(右一)在上个月发布的视频中可以看到他在自家的泳池里开party

自制视频者滋润的在YouTube这块黑土地上生存下来,toy freak的模仿者们在里面开辟出了一套自己的地下规则。

所有以Elsagate为主基调的视频里,你都会发现同款的小丑橡胶面具和蜘蛛侠连体衣,数量庞大到你在搜索复仇者联盟时电影花絮的下面都是小丑大战蜘蛛侠。

只要一台播放终端和一个互联网平台,任何一个会拼写单词的孩子都可能在无意之间闯入互联网的黑洞。

依次为俄罗斯版、泰版、美版

除真人剧外,劣质的小猪佩奇,疯狂米老鼠等自制动画也将人物与恐慌和怪异的行径捏合到一起。

过马路被车撞死的米奇,被医生弄的满脸是血的佩奇,误喝尿而死的彩虹小马,这些成年用户无法忍受的单调与无逻辑的内容却拥有千万的观看量,个位数的评论让人不禁怀疑真正的目标群体。

主角尽不相同但内容风格统一

过之而无不及的是,Elsagate动画相比较于真人剧内容更加血腥暴力,真实场景下难以模拟的死亡、断肢等情节在动画中找到了新的土壤,亲昵可爱的造型与舒缓的背景音乐让审核难以区分其与真正儿童动画的区别。

超高的模仿度让审核难度一直难以突破真正的关卡,在reddit的帖子中曾曝出一位制作Elsagate公司的职员介绍这种卡通的制作过程。

工作内容是编辑冒牌知名卡通人物的动画,每人只负责几秒钟的影片,动画师之间不能交谈,没有人知道动画的完整内容。
走廊里经常有员工哭泣,有时会有小孩子出现,上司对这些现象无法给出合理解释。
他几次在工作邮箱里收到诡异的儿童视频,视频中的儿童做噩梦、被殴打,甚至被注射不明液体。
他甚至发现,他的上司们聚集在会议室里一起观看恐怖的虐待儿童视频,随后他就被辞退了。

国外社群对于Elsagate的视频反对呼声一致,从自发性群体组建社群举报到YouTube官方下架视频总共花了5个月的时间之久,但是根据最新的帖子来看大数据算法所能识别的视频依旧只是九牛一毛,砍掉了树冠的根须在地下依旧生机勃勃。

尽管你在YouTube首页已经搜索不到Elsa但只要把关键词换为joker、spider-man依旧能够发现倪端

美国人对审查制度的失望延伸到了对于国家政策的不满,甚至有人在论坛中提出中国对于这类视频的处理方式来类比YouTube。

消息在中国传开的当晚爱奇艺,腾讯等各大视频网站连夜封锁了所有与elsa有关的搜索结果,这一举动被美国论坛称为“no sleep”的英雄行为,部分国外网友认为中国是完全阻断Elsagate的最后防火墙。

18年1月23日的帖子提出了中国“no sleep”说法

但elsagate早在2017年6月就已经流入中国境内,与YouTube上利用观影看量赚取利润的方式不同,中国的Elsagate通过在片中插入广告和玩具售卖的方式来赚钱。

毕竟每个父母都很难对一个哭喊的孩子说不。

这是另一种网络暴力,它潜伏在可爱的动漫形象之下

被给予厚望的中国尽管封锁了关键词条,但截止今日我依旧能非常容易地在腾讯视频里找到Elsagate的视频。

腾讯视频中名为“回迷梦初醒”的ID下就拥有62

平台大数据只能屏蔽关键字,不能屏蔽的是人类欲望。

自由的平台开放混淆了欲望的善恶之分,在秒拍平台下已经出现了网民自制的toy freak。

当名侦探柯南的黑衣人依旧让你对女友的乳胶衣产生恐惧,用“代表月亮消灭你”作为safe word的你预想不到这些视频会对孩子产生什么样的可怖阴影。

恐怖片最多带来的是恐惧,Elsagate潜伏在孩子意识里带来的是扭曲,每当你放松警惕,挡不住的邪恶总会以另外一种方式出现。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