完善经济社会配套政策助生育率提升

文章正文
发布时间:2018-03-07 17:07

  本报记者 刘慧

  国家统计局公布数据,2017年出生人口1723万人,比2016年减少63万人,人口出生率比2016年下降了0.52‰,只有12.43‰,数据远低于此前国家卫计委及专家的预测。

  澳区全国人大代表容永恩、林笑云、何雪卿、吴小丽、黎世祺、刘艺良联名提出建议:数据证明,我国人口安全形势严峻,亟须完善经济社会配套政策,提升促进生育政策的效果。

  我国面临人口生育率偏低的严峻形势

  一孩生育率的明显下降,还会影响二孩的政策效果,对总体生育率影响巨大,而且二孩政策后续效果难言乐观。虽然实施全面二孩政策两年来取得一定成效,但一定程度上是因为政策效果集中释放的缘故,育龄妇女初婚初育年龄呈现不断推迟的现象,势必影响今后二孩政策效果。代表们认为,如果不采取措施,二孩政策后续效果难以乐观。

  影响我国人口生育率的原因有:初婚初育时间推迟。养育成本也居高不下,住房成本高,购房、供房、租房压力大。教育费用高,体现在学前教育难、贵问题突出。托管难托管贵。在幼儿园或小学放学后托管难,费用高。

  此外,民众的生育观念也在变化,代际生育观念差异。目前生育主体是80后、90后,与老一辈不同,80后、90后成长环境较为优越、受教育水平更高、独立性更强,更加崇尚自由、享受,因此在生育观念上“一孩晚生、二孩不生”的选择比例提高。

  澳区全国人大代表告诉中国经济时报记者,按照十九大报告的要求,应尽快研究采取相关经济社会配套政策和促进生育政策衔接,扭转我国人口生育率偏低的趋势。

  完善经济社会配套政策鼓励生育

  澳区全国人大代表建议,亟须完善经济社会配套政策以鼓励生育。具体而言,可从中央层面设立人口安全领导小组,协调各部委,综合施策,形成合力。并且重新确立国家政策取向,科学引导生育观念。全面梳理政策法规,确立符合我国现阶段人口战略的政策导向。如《婚姻法》中“晚婚晚育应予鼓励”的条款已不合时宜,应予修改。同时,对鼓励独生、鼓励晚婚晚育有关法规政策进行全面清理。加强舆论宣传。

  代表们建议,采取鼓励合法生育的住房优惠政策。对于无房的新婚夫妇在购房首付、房贷利率等方面予以优惠政策。对于二孩家庭在购买改善型住房时也要有优惠政策。针对“二孩”政策,完善户型规划。在出让土地时,要充分考虑二孩家庭的户型需要。采取鼓励生育的保障性住房政策,在廉租住房、经济适用住房、政策性租赁住房等方面实行优惠政策。此外,还要办好学前教育,解决托管难托管贵问题。加大对不孕不育人群的帮扶力度。加大科研投入,提升不孕不育治疗技术水平,提高医疗效果,等等。

文章评论
—— 标签 ——
首页
评论
分享
Top